还不是会员?加入乐天

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中篇心理小说 小小的信(一)

【字体:
已有 484 次阅读  2015-02-17 19:09   标签心理  小说  情感 

一、观察

 

***

我叫小小,我想找零。

你是不是零?

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,不知从哪里开始。

有一天,忘了是出差或者旅行,出了一趟远门。很普通的一天,我坐在候车室里,在那个座位上。

不知道你会不会在某个时候和我一样,突然,想,很快我会不再记得这个场景。坐在这个候车室里的场景,完全遗忘。这个普通的一天,普通得没有什么可惜的一天。

就像存在过的我们,某一天终究会消散得无影无踪。好像发生过的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存在的我和没有存在过一样。没有什么可惜。我是否会感到恐惧?

所有我决定写下这封信。

如果说有什么事或者人,会让我觉得自己,或者某一段生命的自己,是与众不同的,是狠狠划下了活着的痕迹。

那便是这封信。

你说我是怯弱还是勇敢呢?比起如何渡过剩下的人生,我更恐惧被回忆忘记。

所以,我想记得很多事。

我叫小小,我想找零。

 ***注1

我叫文文,宋文。

“宋老师,这里有一封信。”小陈说。

“嘘……”我头也不抬,看着右手边两点钟方向,认真观察,专注。

小陈低头微笑,她再了解我不过。这个时候,不要打扰。

我和小陈就职于一家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,我是这里的心理咨询师,小陈是这里的电话接线员。

心理咨询师在外人来看,亦可称作“心理医生”,说到医生,人们的观念通常是论资排辈。心理咨询的费用通常是以小时计算,资费通常和年龄成正比。

我,宋文,27岁,未婚。年轻咨询师。

可想而知。

但是看看墙上那张调整过的咨询师资费价位表,你就会惊讶。

除了年龄和资历,还有一个重要的定价标准就是咨客(即前来咨询的来访者)的反馈。

“宋老师,你是真正懂我的人。”

坐在来访者对面,这样的感叹,听过多次。

我们工作室的咨询师的价位分为三个档次:普通咨询师、资深咨询师、专家咨询师。我已经上了中间的那档价位。

“宋老师,这里有一封信,但是我不知道是寄给谁的,你看看?”

“哦。”我回过神来。

“上面写的是……找零。可是我们咨询室没有叫零的人吧?这个人你认识吗?”

看着这封信,封着口,找零,小小寄,仔细观察,毫无头绪。已经很久了,没有人让我在第一眼,就如此困惑。

“地址是我们这里,没错。街道对的。不过也没有说找哪位老师。”

“没事了。把它给我吧。”

 

“十分钟以后开会,培训。”小陈提醒道。

“好的。”愉快答应。在这个工作室里,我能感到自己每天的成长,除了自己的热爱以外,还有一半要归功于开设这家工作室的蔡老师。

他是华东大学的心理系教授,曾访德深造,深谙精神分析疗法及各心理治疗技术中东西方文化融合。回国以后,成为国内早期开设心理咨询室的开拓者之一。

严谨又热情,威严而惜才。

会议室中,我们围坐在蔡老师身边。

“上个星期,我让你们做的观察练习,如何?汇报一下吧。”像他这样亲力亲为地对咨询师进行例行督导的,行业内并不多见,毕竟他是诸事缠身的大忙人。

虽说外界传言心理咨询师能一眼看穿别人在想什么,只是传言,但蔡老师却认为一个优秀的咨询师,应该追求更快更精准的观察力。我们不能凭借第一眼就随意判断、诊断,却必须提高我们的观察能力,这帮助我们更深入地掌握一切可能影响人心理的因素,甚至是当事人自己也不知道的,潜在因素。

“我先说,我对女儿进行了观察,我的女儿开始会对我说谢谢,还会端水给我洗脚。我感觉到她对妈妈的关心和爱。”这位妈妈一脸幸福。

“那你认为是为什么呢?”

“我想是因为老师的教育,还有电视上的公益广告吧。”

“也许,不是那么简单……”所有人看向我,“也可能是她在学校发生了不快乐的事,你并不知道。”

“我想她只是个孩子……”

“存在这种可能,那,宋文老师。”蔡教授点头,转向我。

“我说说,今天早上的观察吧。”

“只一早上?”老师反问,不是不满,而是好奇。

“地铁上,一对情侣。女孩倚靠男人,熟睡。我想,他们关系也许不会稳定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众人问。

“女孩依赖男孩,全身倚靠,睡眠时紧挽男孩,男生正身直立,向外倾斜,他的眼神,看向别处。”

“这不代表什么。”咨询师小刘笑笑。

“重点是,他们还太年轻。刘老师,你早上迟到了。桌上却有一杯咖啡。坐在办公桌上却不和离你最近的黄老师打招呼,我不想八卦,只是也许……”这就是我一早观察的两点钟方向。

小刘红了脸。

“还有”,我打开笔记本电脑,是一段新闻视频,一次慈善活动,主持人问女嘉宾,她的脑海中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?画面中女嘉宾说到自己上一次到灾区去看望灾民的情景……

“我不这样认为。让她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她的前夫。”

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蔡教授微笑发问。

我点开她的个人资料,其中一项指出她曾因离婚事件接受过心理治疗。

 “有点意思。”还是微笑。

“她说的都是对的?”有人发问。

“所有猜测,在来访者踏入咨询室之前,都只是猜测。不过,宋老师,你的确有一些敏锐。我们今天培训的主题就是透过观察,看本质。生活的面具下面,全是秘密。”

 

培训完以后,蔡教授大步流星走出会议室。

我追出门外。

“蔡老师。”

“我要赶十一点的飞机,什么事?”没有停下。

“这里有一封信。”

“扔了。”

“扔了?可是你还没问是谁……”

“是找我们咨询室的人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有人认领吗?”

“没有。

“所以让你扔了。”

我惊讶。

他转身,“这些信息,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。”

“还有”,突然停下,近近地看着我,“敏锐是好的。你很好奇,我不知道是什么使你如此敏锐。切记,不要过于好奇,不是所有人的秘密都需要知道,不要卷入他人的私事。不要做力所不能及的观察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转身,大步流星。“我需要给你上一课,等我回国。还有,恭喜你,准新娘。”

我还没有和同事们宣布过,我已订了婚。

回过头,他示意地看看我的无名指,离开。

那是一枚精致细小的银圈,清新淡雅。

一直到教授的背影消失,我才缓过神来,大楼的窗户外面,我看到明已经在楼下等我。

 

注1:***之间为书信内容,下文同。

注2:文内关于咨询行业的介绍,仅作参考,不作实际依据。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0 个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