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不是会员?加入乐天

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中篇心理小说 小小的信(二)

【字体:
2已有 446 次阅读  2015-02-17 19:20   标签小说 

二、订婚生活

 

我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女人。

我已经和明,我的未婚夫,同居。

每天七点半的闹钟起床,我起床,洗漱,准备早餐。熨好他穿的衣服。

他醒来后,洗漱,穿上我熨的衣服。吃早餐。离桌前,亲一下我的脸颊。

我们是频率一致的人,起码从作息上看出我们是一致的。

“很久没有看报纸了。看,这篇报道说女人的适婚年龄是27岁,男人是30岁。这不就是说我们吗?文文,快嫁给我吧。”吃着早餐,明拿着报纸。

“急什么。”

“文文小姐,你愿意和这位先生白头偕老吗?”

我不搭理他。

“说愿意。快。说你爱我。”

“好啦好啦。我爱你,这位先生,你要迟到啦。今天我休息,你快去吧。”

他亲亲我的脸颊。

我爱你……

我想我知道自己为什么爱他。

如果说,女人都是需要保护的,我想他给了我该有的保护。

每天,他开车送我上班,下了班,他接我回家。住所舒适。如果结婚,我将不用过多担心家庭生活的物质基础。

况且明是一个性情温和的男人,一个适合结婚的男人。

半年前,我和他通过朋友的介绍见了面。

27,他30

我们都想结婚。

一直想要一个家庭,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就想要。

在一系列的约会和了解以后,我们订婚了。

今天,一个人在家里。我坐在窗前。

明又为什么爱我呢?

订婚前,我问过明。

“你就是我的理想女孩。”

“具体一点,怎么理想了?”

“你漂亮、温柔、善解人意……”

我看到一连串的形容词,组成了我,一个他眼中的我。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和我相似的女孩。从那一刻起,我在内心产生了一种安全感。我知道,只要扮演好他心目中的这个邻家女孩,我就能让他爱我,一直负责任地爱下去。

传统,洁白,无暇。大多数男人,希望迎娶这样的妻子。

准新娘……结婚,生子,每一天,和这个男人。一直到老。

我发起梦来。我感觉光阴像天上飞机划过的痕迹。几十年以后的某天,我又坐在这个窗前,晒着太阳,眼角长满皱纹。

突然惊醒。

手心出汗。心慌,并没有什么发生,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。突然好像害怕会失去什么。这样普通的一天,在未来的日子里也不会再想起吧。那样快地度过一辈子,有哪一天值得特别想起呢?

想要和谁聊聊。拿起电话,一排的号码,不知道可以和谁说。从哪里开始说。突然想起那个叫小小的人的信,还没有仍。

自从蔡老师出国以后,隔三差五仍收到来自这个叫小小的人信。一直收着,都没有仍,后来干脆让小陈帮我留意,全部收着。

可能是直觉里早预见会有这么一天,我会把它拆开。

 

*** 

我是小小。你是零吗?

你记得我吗?如果不记得。那就再告诉你一遍我是谁好了。

我要从哪里开始形容你呢。

17岁那年,我读中学。

忘了从哪一天开始,我沿一条既定的路线上学,这个路线会正好经过隔壁班级,再到我的教室。对,一定要路过隔壁班级。

透过教室的玻璃,我会看到那个男孩,我的一天,便又是愉悦的一天。

看到了,那天就是晴朗,若没看到,就是雨天。我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在这里,在这个坐着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男生的小窗子里。

眉目俊朗,笑容迷人。

他和我一样喜欢看书吗?他一定很阳光吧。他有喜欢的女孩子吗?

就这样在心里发问,幻想他的回答,每一天,我都在和他对话。

只是没想到。这个窗子里的人,会站在我面前!

“同学你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一个放学的傍晚。

他不在窗子里,他站在了门口。

“听说,你每天都会往这个窗户看?”

我看着他,脸上突然烧得厉害。忐忑,心跳。

支支吾吾。

“从这里可以看进去,可以看到什么呢?我也看看。”

我低头羞赧。

“一起回家吧。”

啊?

“跟我走。”他靠近我的耳朵。

一路跟着。前面的路开始变得陌生。

“等等,我家不是往这个方向。”

他回头。“这么早回家干嘛。过来走走嘛。”

仍旧低头跟着。走到僻静无人的小路里。

“为什么往这里走?”

“这里环境好。”

“你……有女朋友吗?”憋了许久,鼓足勇气。

“有。”

啊。

这样。

那……“那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呢?”

“谁规定了有女朋友就不行?”

这叫什么话。感觉不对,我要走。

“不能走。”他伸手拦我。

突然醒悟,这双眼睛,我以前没有细看,我并不认识这种眼神。

这种危险的眼神。

“脱。”

“脱什么?”

“衣服!”突然大吼,我一个趔趄。那瞬间,我发现人如果变幻表情,是可以变成长相不同的人。

恐惧袭来。从脚底开始冰冷。

“不能走。如果你走开,明天开始,我会让所有人都讨厌你,我会告诉所有人,你是一个烂货,是你要勾引我。我会叫人跟到你家里,告诉你的家人。”

我不知道什么是烂货,如果说这个时候应该无所畏惧地给他一个耳光,那我真该羞耻,他的话让我感觉羞耻,我站在这里不敢走开更是没有廉耻吧。我这个没有廉耻的家伙,在这个时候,害怕得哭了。

他抓住我的手腕,我跑不开了。

眼泪流下来的时候我明白了其他女孩不会明白的一件事,让我放声哭泣的是那个男孩掀开我的衣服时,说的那句“没料,难看。”

“你在干什么!”有人看到我们。

男生犹豫片刻,“算你走运。”跑了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那个人站到我面前,气喘吁吁。“不……不要哭啊。” 不知所措,用力抓住我的肩膀。“对不起,我来迟了。”

眼泪朦胧中,我看到面前这个人的脸。

清秀。

“你是谁啊?”抽着哭腔,带着鼻音。

我眨巴眼。这人怎么头顶树叶啊。

毕竟是个孩子。抹抹眼泪,当下竟想笑出声来。

“这个,这个……拿根树枝当掩护嘛。”

“掩护?”我不明白,却愈发想笑。

“这个这个……我跟着你来的。”声音和她的头一起低下来。她指了一个方向,原来在远处观望着吗?

是的,是她。短发女生,高我半个头。气质干净。

这就是你,零。

记得吗?

一直到后来,你告诉我,每天坐进那个教室,你都会从窗子看出去,在固定的时候,会出现一个女孩从窗外看进来。你早已认识我。在我还未认识你的时候。

***

分享 举报

发表评论 评论 (2 个评论)